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今日关注-这一次,“文明冲突论”遇到了真实的对手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302 次

亨廷顿先生逝世已过10年了,但他留下的争辩性议题(文明抵触论clash of civilization)并未随其逝去而变得云淡风轻,最近反而再度成为媒体评论的热门论题。

从1993年到1996年,从文章到作品,这位闻名的美国政治学者提出了一套新的理论,即冷战后的国际,抵触的根本本源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明方面的差异,操纵全球的将是“文明的抵触”。

这一观念自诞生以来,就充溢争议。

最近,这一概念又一次成为论题,此事还要从一个月前一篇题为“美国国务院为美中文明抵触做准备”(State Department preparing for clash of civilizations with China)的报导说起,

这篇刊载于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网站的报导抛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新闻线索:

今日关注-这一次,“文明冲突论”遇到了真实的对手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团队正根据“与一个彻底不同的文明作战”(“a fight with a really different civilization” )的理念拟定对华战略,这在美国历史上尚属初次。

后来,这一战略又表现于美国国务院方针规划业务主任基伦斯金今日关注-这一次,“文明冲突论”遇到了真实的对手纳在一次论坛上的讲话,她其时将美中关系说成是“文明抵触”,

“这是与一个彻底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进行的作战,美国曾经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

尔后,斯金纳成了众矢之的,其观念遭到来自美国表里言论的广泛批判。

这些批判假如归纳成一句话,那就是用文明抵触论来解读中美关系或作为拟定美国对华方针的根底是过错的、风险的。

作为仅有的超级大国,怎么回应兴起中的我国,这是美国近年来从方针拟定者到理论研讨者一直在评论的严峻出题,现在来看,好像强硬派在美国国内占有了优势。

尽管如此,当听到斯金纳从文明抵触乃至带有种族主义颜色的视点来剖析对华战略时,对立的声响仍是比较共同的。

其实,关于我国人来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从美国方向听到这种尖锐的声响了。

亨廷顿当年就提出儒家文明(及其它非西方文明的结合)将是冷战后西方文明的头号要挟。

不过这一次,反响有所不同。

当年亨廷顿提出文明抵触论的时分,尽管曾引发我国国内的评论和批判(更多限于学术圈),但并未呈现与之相对应的理论或学说并为国际社会所注重。

可是时隔20余年后,这一次,美国官员抛出的“文明抵触论”遇到了真实的对手。

我国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Conference on Dialogue of Asian Civilizations )上提出的“文明对话”理念(Dialogue of C今日关注-这一次,“文明冲突论”遇到了真实的对手ivilizations)被海外媒体遍及解读为对斯金纳观念今日关注-这一次,“文明冲突论”遇到了真实的对手不点名的辩驳。

“咱们应该秉持相等和尊重,摒弃高傲和成见,加深对本身文明和其他文明差异性的认知,推进不同文明沟通对话、调和共生。”

韩国亚洲研讨所所长伊曼纽尔帕斯特莱克留意到了这两种反差明显的理六九式念。

他以“美国的文明抵触遭受我国的文明对话”(America"s Clash of Civilizations Runs Up Against China"s Dialogue of Civilizations)为题在美国外交方针聚集研讨计划网站上撰文指出:

中方“对国际主义观念的揭露呼吁和以为一切文明从根本上都是相等的观念,为"文明抵触论"供给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替代选择。"文明抵触论"正敏捷沦为美国草率的排外心情。”

假如说,“文明对话论”代表我国又一次为处理人类问题贡献了我国才智和供给了我国计划,那么,与“文明抵触论”比较,哪种观念对国际政治的解说力更令人信服,国际社会现已给出了答案。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彼得哈里斯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撰文指出,

“供认多种人类文明的存在,并不一定意味着供认这个国际注定会发作不同文明或不同种族之间的抵触。值得幸亏的是,亨廷顿根据文明敌视理念对国际的描绘,并不是了解国际政治中文明的仅有结构。”

而在发表于香港《南华早报》网站的一篇题为“美国鹰派的文明抵触论本源于无法忍受差异”的文章中,香港-亚太经合安排交易方针集团履行董事戴维多德韦尔指出,(我国提出的)“自己活,也让他人活”的观念与当时特朗普政府救世主式的纸上谈兵天壤之别。

其实,笔者特别想知道,假如亨廷顿先生还在世的话,会怎么看待我国提出的“文明对话论”呢?

笔者留意到,在亨廷顿自己为《文明的抵触与国际秩序的重建》这本书1997年中文版编撰的序言中,曾有这样一段话:

“我所希望的是,我引发人们对文明抵触的风险性的留意,将有助于促进整个国际上"文明的对话"。欧洲和亚洲国家最主要的政治家现已在议论需求按捺文明的抵触和参加这样的对话。……我信任,我的作品在我国的出书将鼓舞我国领导人和学者做相同的工作。”

但是,20余年过去了,当我国向国际提出“文明对话论”时,具有挖苦意味的是,亨廷顿的“学徒们”则在宣扬与我国的文明抵触。

亨廷顿生前否定“文明抵触论”是“自我实现的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即文明的抵触恰恰将因为他的猜测而更可能发作。但实际是,今天他的“学徒们”,居然在为文明抵触变为实际创造条件。

关于斯金纳与亨廷顿的根由,笔者不甚了解,但可以必定,她看过《文明的抵触与国际秩序的重建》这本书,她曾说把美中关系说成是“文明抵触”的理念“有些观念(和亨廷顿作品)是相同的,但也有点不同。我以为咱们有必要摘掉玫瑰色的眼镜,真实去了解这种要挟的性质。”

不知亨廷顿先生的在天之灵作何感触。

当年亨廷顿提出儒家文明(及其它非西方文明的结合)将是冷战后西方文明的头号要挟后,曾有我国学者批判其观念有烘托“黄祸论”(yellow peril)之嫌。

当今,伴随着文明抵触再次进入言论的视界,“黄祸论”的沉渣再次泛起。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凯硕在发表于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的一篇文章中指出:

“美国人需求问一问,他们对我国兴起的反响有多少源自镇定的理性剖析,有多少源自对非白种文明的严峻不适?”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